客服热线:400-6655-399
手机客户端

《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财富传承理念受到新富人群青睐

日期: 2021-07-05 16:36:29 作者: 点击数:  

5月17日,招商银行联合贝恩公司在北京发布了《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是招行自2009年首开中国私人财富研究之先河以来第7次发布系列报告。报告以“纳川成海”为主题,对中国私人财富市场、高净值人群投资态度和行为特点以及私人银行业竞争态势进行了深入研究。



尽管受到疫情冲击,中国经济仍呈现较强韧性和复苏能力,财富市场规模持续扩大。在后疫情时代,中国高净值人群增长趋势如何?人群结构有什么特点?新富群体的大量涌现对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将带来哪些变化?



2020年,面对疫情冲击和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中国率先恢复经济正增长,GDP首次突破百万亿人民币,逆势增长2.3%,成为全球经济阴霾下的一抹亮色。在宏观经济持续向好的基本前提下,中国私人财富市场也迎来稳健发展的态势。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241万亿人民币,2018-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3%,重新回归两位数增长。


中国高净值人群规模及其持有的可投资资产,增速较往年均持续上涨。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262万人,与2018年相比增加了约65万人,年均复合增长率由2016-2018年的12%升至2018-2020年的15%。



在私人财富持续增长的同时,中国高净值人群的分布也开始变化,呈现出从一线城市往周边辐射、三大经济圈高净值人群集中度加强的特点。


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末,全国有24个省市的高净值人数已经超过2万人,其中四川、湖北、福建首次高净值人数突破10万人,迈入北京和东南沿海五省市(广东、上海、江苏、浙江、山东)所在的第一梯队;另有8省的高净值人群数量超过5万人,分别为辽宁、天津、河北、湖南、河南、安徽、江西、云南。



随着新经济、新行业的快速发展,股权、期权增值带来财富增长的人群显著提升,高级管理层与专业人士在推动企业发展中实现了个人价值与公司价值共同成长,并作为新富群体涌现。报告调研数据表明,高净值人群中董监高、职业经理人(非董监高)、专业人士的群体规模持续上升,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例由2019年的36%上升至2021年的43%,规模首次超越创富一代企业家群体(见图2)。



报告调研数据显示,40岁以下高净值人群的比例由2019年的29%升至2021年的42%,高净值人群年轻化趋势凸显(见图3)。这说明随着创富一代的年龄上升,二代继承人渐渐成熟,部分一代创业者开始传承规划并步入退休期,中国企业逐渐开始交接,继承二代群体进入传承期。传统经济创富一代在40岁以下高净值人群中比例正持续下降。与此同时,在新经济、新行业快速发展的推动下,年轻群体的创富速度加快,40岁以下高净值人群中,以新经济董监高、新经济创富一代为代表的新富群体占比显著提升,已成为高净值群体的中坚力量。



那么,新财富群体的财富管理需求有哪些不同呢?报告认为,年轻群体创富需求显著提升,与成熟群体的保障、传承需求形成二元驱动。报告表示,2021年,“保证财富安全”与“创造更多财富”成为最重要的两个财富目标,“境内外一体化资产配置”成为高净值人群关注的新增财富目标,占比达12%,位居第三(见图4)。可见,2021年高净值人群对财富持续增长的需求依然强烈,同时考虑境内外资产、家庭不同成员、不同类型动产、不动产,股权等综合资产规划和安排。



报告发现,高净值人群需求的综合化程度正在加深,从个人需求延伸到家庭、企业、社会需求。个人需求涵盖个人资产配置、高端生活方式、税务法律咨询在内的全方位金融及非金融需求;家庭需求包括子女教育、代际传承、家族税务法律咨询、家风建设;企业需求涵盖企业投融资、并购增值、税务法务;社会需求包括社会责任投资方案、慈善公益基金、慈善服务在内的慈善需求。


据悉,2021年高净值人群的需求中,家庭需求占比最高,达58%,其后分别为企业和社会需求,分别占34%和28%,不同身份特质的人群需求存在差异,创富一代、董监高更关注企业需求,全职太太更关注家庭需求,并希望私人银行能够提供一站式综合服务。



报告显示,高净值人群对一站式解决方案和便捷的智能化服务的需求占比分别为30%、26%,对私人银行解决问题的效率和质量有较高要求,希望提供高效、便捷的服务体验,传统经济创富一代、新经济创富一代对此尤为重视(见图5)。


报告认为,由于2019-2021年资本市场波动及国际形势动荡,高净值人群金融成熟度加强,净值型、权益类产品接受度提升,更加注重专业资产配置(见图6)。



首先,高净值人群的投资风格更加稳健,优先考虑风险的人群占58%。年纪大于50岁的高净值人群大多进入职业发展后期,对资产保值求稳的偏好更加明显,优先考虑风险的比例占62%。部分高净值人群由于对自己的未来预期较高,承受风险能力较强,投资心态更为激进。其中,年纪小于40岁的人群,资产仍处于快速积累阶段,整体风险偏好较高,更愿意进行高风险高收益产品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