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6655-399
手机客户端

强力:《民法典》给私募基金带来了哪些变化?

日期: 2021-04-06 11:32:05 作者: 点击数:  

背景资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作为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和新时代“人民权利的保障书”,其影响广泛而深远。《民法典》第125条将“股权和其他投资性权利”明确规定为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的财产权利,是我国法律第一次对投资性权利的肯定,对私募投资基金领域各方主体的权利保护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民法典》其他条款的规定对私募基金投资领域的运作也会产生重大影响。

为此,陕基协采访了协会监事长、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强力,请他谈一谈《民法典》的实施给私募基金业务带来了哪些变化,机构如何适应这些变化?   


图片


1、笔者:您认为《民法典》的施行对私募基金管理行业整体有哪些影响和意义?

强力:《民法典》是我们国家历史上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

首先,从性质和地位看,《民法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是一部基本法,是我们国家仅次于《宪法》的重要法律。《民法典》共7编1260条,10万6千余字,是我国法律体系中条文最多、体量最大、编章结构最复杂的一部法律。《民法典》开创了我国法典编纂立法的先河,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其次,从调整对象和基本内容看,它是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也是人民民主权利基本的保障书。当今中国进入了市场化、法治化、全球化以及数字化新时代的发展阶段,出现了诸多新的社会活动和社会关系,这些都需要法律调整。《民法典》制定本身不仅是对九部现行法律的整合,同时也回应了社会现实当中出现的新问题。

第三,从功能看,《民法典》也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它不仅规定了各种各样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客体以及民事主体的权利义务和责任,最重要的是各种民事主体的权利界定范围在扩大,甚至包括了网络以及虚拟财产。同时,还规定了社会经济活动的基本交易规则。《民法典》第125条肯定了股权和其他投资性权利,把股权和其他投资性权利纳入到了法律保护的范畴。基金涉及到经济领域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渗透率很高,从物权、债权到侵权行为,还涉及到了婚姻、家庭和继承等。基金关系较其他普通的民事关系、交易结构和交易关系更为复杂,因此需要新的法律加以回应或对应,但前提是必须要有基本法和基础法。

因此,《民法典》为私募基金行业的长久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最基础的法律支持和法律保障。


2、笔者:关于投资者适当性,格式条款的规制范围由“免责事由”扩大到“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这样的修订对于提供合同一方的基金


管理人有哪些影响?

强力私募基金在募集阶段第一个涉及到的问题是投资者适当性制度问题,即基金募集的对象应该是合格投资者,基金发行人和管理人要把适当的产品卖给适当的投资者。这种买卖关系,基础法律关系属于民事性质,进而是信托法律关系。

在私募集基金法律关系中,受托人作为私募管理机构,最大的问题就是要履行信义义务。信义义务的核心是忠实和勤勉。而忠实和勤勉最基本的要求是为投资者、委托人和受益人提供充分的信息披露和风险揭示,这是卖者尽责的具体体现。

那么,卖者尽责的“责”怎么尽?具体来说,销售机构在销售资管产品的时候,对于资管产品的各种信息以及风险,要给投资者充分的披露和揭示。

如何给投资者充分的说明,就是格式条款问题。《民法典》对格式条款的含义进行了完整的界定。根据第496条规定,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格式条款的提供者对投资者或者委托人要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完整全面的客观介绍。

“说明义务”要求条款制定者提示交易相对人对合同中所规定的“对方注意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等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我觉得,现实中,“重大利害关系”如何界定,将来可能会有分歧。其实,在私募基金合同中,重大利害关系已经有定性,双方当事人产生争执或者纠纷的时候,可以找法律依据。

重点是,机构如何对“重大利害关系”作解释说明,才能有效的规避风险呢?


3、笔者:关于格式条款的提示,《民法典》496条新增了格式条款的提示义务,作为基金合同的提供方,如何做出有效的提示呢?

强力根据《民法典》第496条规定,格式条款应采取合理的方式提示对方注意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等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未履行提示或者说明义务,致使对方没有注意或者理解与其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的,对方可以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我觉得“重大利害关系”的说明,对不同的委托人,可以采用不同程度的说明。机构可以应对方的请求,以对方可以接受的方式做出说明。因此,机构需要考虑相对人的具体情况,比如投资者的基本素质、基本知识层次和经验的程度等,然后决定说明的程度。

所以,在这点上机构要下功夫去研究,把投资者适当性制度贯彻好,跟格式条款合同紧密结合起来。

假如有了纠纷,并且有关的裁判机关认定是因为没有尽到充分说明的义务导致的。那么,这个条款怎么办?提醒机构特别注意,以前如果没有尽到充分的披露说明,这个条款在一年之内可以撤销。

《民法典》的重大变化是变成了没有时效限制,如果对当事人没有进行充分说明,当事人可以认为这个条款不存在,对我不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