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6655-399
手机客户端

巴菲特的成功建议:无论婚姻还是商业,斤斤计较都是大毛病

日期: 2021-02-02 10:19:09 作者: 点击数:  

在过去 50-60 年里,查理和我两个人,我们做了那么多笔投资,最终让我们亏损超过个人总资产 2% 的投资,一笔都没有。我们只是承受过股价波动带来的账面损失,一笔投资账面亏损 50% 的时候也遇到过。

1

职业投资者应高度集中,普通人要高度分散

问1:随着“财富公式”(Fortune's Formula)、凯利公式的流行,投资界产生了许多关于分散与集中的争论。我知道您支持哪一方,但是我想问的是,您能否详细告诉我们,您如何分配仓位、如何摊低成本?

巴菲特:关于分散,我有两个观点。如果是职业投资者、如果对自己有信心,我建议高度集中。对于其他普通人,如果不懂投资,我建议高度分散。

从长期来看,经济一定越来越好。普通人只是要注意一点,别在价格太贵或者不该买的时候买。大多数人应该购买低手续费的指数基金,长期定投。你是个普通人,还想耍点小聪明,每个星期花一小时研究研究投资,最后你很可能后悔自己太傻。

如果投资是你的专长,分散不符合逻辑。不把资金投到第 1 位的机会,非要投到第 20 位的机会,不合理。以勒布朗·詹姆斯为例,球队里有勒布朗·詹姆斯,一定要让他上场,不能把他换下来,让他给别的球员让位。你要是有 40 个女人的后宫,没一个女人你能懂。

查理和我主要投资的就是 5 只股票。假如我管理 5000 万美元、1 亿美元或 2 亿美元的资金,我将用 80% 的仓位集中投资 5 只股票,并把 25% 的仓位分配给第一重仓股。

1964 年,我找到了一个好机会,值得下重注,我愿意用高达 40% 的仓位投资。我告诉自己的投资者,他们需要的话,可以把自己的钱撤回去。没一个人撤资。我找到的这个机会是卷入色拉油丑闻的美国运通 (American Express)。

1951 年,我几乎把自己的所有资产都投进去了,买了 GEICO 的股票。1998 年末,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陷入了困境。当时新旧国债的价差拉大,我愿意把我个人账户中 75% 的资金拿出来,投资这个机会。

有一些时候,甚至在过去几年也出现过这样的机会,我愿意用高达 75% 的仓位去做一笔投资。如果你知道怎么玩,如果你真懂生意,你可以重仓。

在过去 50-60 年里,查理和我两个人,我们做了那么多笔投资,最终让我们亏损超过个人总资产 2% 的投资,一笔都没有。我们只是承受过股价波动带来的账面损失,一笔投资账面亏损 50% 的时候也遇到过。所以,我们总是说,不借钱。我们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

什么东西大甩卖,人们都抢着买。只有股票大甩卖,人们不高兴。看好一家公司,30 买了,跌到 20,应该再买才对。麦当劳的汉堡降价了,这不是好事吗?

问2:如今,面对市场中的众多机构投资者和对冲基金,个人投资者自己分析证券,还能有机会吗?

巴菲特:我觉得现在市场上被忽略的机会不多。问题是,我只能看那些规模比较大的投资机会,这样一来,你们和我相比,其实有比较优势。

几年前,一位朋友推荐我看一下韩国股市。我们买了市盈率只有三四倍的 Posco 公司。我找到了 20 多家基本面稳健,市盈率只有两三倍的公司。我做了个组合分散投资,因为我不太熟悉韩国股市。

我们一直在寻找特别异常的机会。有时候,在证券市场中,能出现异常的机会。我喜欢开枪打桶里的鱼,而且最好是桶里没水了再开枪。

几年前,在 30 年期和 29.5 年期国债中出现了这样的机会。由于流动性较差,旧国债的价格低 30 个基点。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最开始是在相差 10 个基点时入场的,但他们杠杆太高,最后爆仓了。

大多数时候,大多数证券,市场的定价都是有效的。定价错误的机会,没人告诉你。CNBC 中没有,券商报告中也没有,只能自己找。

1951 年,我刚毕业,我翻阅《穆迪手册》和《标普手册》,寻找投资机会。我一页一页地翻。就好像一个篮球教练,在找身高 2 米以上的球员。除了足够高,我还得看协调性如何等等。要是一个 1 米 5 的人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先看看我的球技吧。”我说:“不了,谢谢。”

在《穆迪手册》的第 1443 页,我找到了西部保险证券 (Western Insurance Securities)。它前两年的每股盈利分别是 21.66 美元和 29.09 美元,它的股价在 3 美元到 13 美元之间。然后,我做了该做的调研工作,研究它的盈利是否真实。

市场最后一定能把错误纠正过来。
机会是有的,用不着找到太多,一生能找到 10 个,足够你发达了。只是不能犯大错,一个零都不能有。再大的数,乘以零,结果都是零。千万别一夜回到解放前。

2

巴菲特最看重的经理人品质

问3:请问哪个行业在 21 世纪最具成长性?为什么?

巴菲特:我们不这么考虑问题。我们不妨回顾一下 1930 年代,那时候,没一个人能预测到汽车和飞机给世界带来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当时有 2000 家生产汽车的公司,现在美国只剩下 3 家了,而且都只能勉强活下去。这些公司给社会带来了巨大贡献,却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痛苦。买这样的公司,投资者不但要选对公司,还要选对时机。